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0560阅读
  • 1275回复

[原创][原创]漫长的告别【第六部】(沙穆,米妙,拉隆)10.23更新在P128/1273楼。正文END!番外继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Rapheal

只看该作者 1270 发表于: 10-16
谢谢楼上的支持!!感谢回复!让我感觉自己不是在单机BBS~哈哈哈~纱织会不断长大滴~~我也与文还有大家一同成长了~

纱织回到财团见撒加的时候,正好遇到艾奥里亚拿着一沓文件进门准备汇报工作。两人相视都愣了一下,几乎是同时开口说话。
“您这就出院了?”
“你这就销假了?”
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纱织先开口道:“我身体没什么大碍,想过来和父亲商量一下回蒂亚的事。”
“我本来是陪着魔铃和孩子们的,但是魔铃嫌我在家添乱,就赶我来上班了。”艾奥里亚有些委屈的耸耸肩:“毕竟我一直以来都没什么经验。”
纱织笑了一下:“冥王陛下也不是事必躬亲的带孩子,你和他一样,晚上回家讲故事就够了。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着想,艾奥里亚。即便是雄狮,也对育儿束手无策的。”
艾奥里亚看向撒加:“那么撒加大人很显然是个好父亲。”
撒加这才开口道:“就算你不准备汇报工作,也没必要拉我下水。”
“事实上,我正准备开始。”艾奥里亚停止了调侃:“正好纱织也在。我不得不说……”他把文件放在桌上,撒加开始翻看而他则在一边解说:“阿尔忒弥斯公主殿下是个管理方面的奇才,她对蒂亚的了解帮助了她进行阿加德米的建设。满足纱织小姐的要求,但是更合理更省钱了。她对财务也相当精通,派去的财务监督团队对公主殿下大加赞扬。”
“看来,我即便回到蒂亚,也应该让阿尔忒弥斯继续掌管这一切。”纱织并没有因为艾奥里亚对阿尔忒弥斯的赞赏而生气,反而是有些开心道:“这样才能更好地进行这个项目。”
说话间,撒加也翻完了所有的文件内容,他伸手递给纱织后,才看向艾奥里亚:“冥王家族什么时候到蒂亚。”
“十天后。两周后是蒂亚国庆日,也是贝瑟芬妮夫人当初划出蒂亚保护区的日子。正好六百年。冥王家族还是打算当天庆祝。所以提前到达准备一下。哈迪斯和潘多拉都会去,所以三巨头由拉达曼提斯和艾亚哥斯随行。”
“普萨玛特夫人呢?”撒加意识到艾奥里亚没有说艾亚哥斯夫妇,只说了艾亚哥斯一个人,这可不是冥王家族的传统。
“这是普萨玛特夫人和艾亚哥斯结婚后第一次大的对外活动,按照惯例,无论她是否去,都会由家族发言人做交代。但是这次却没有提及,我让人去问了一下,冥王家族的外交部门回复说,普萨玛特夫人的行程被特许不必向他们汇报,也不必公之于众。”
“这还是前所未有的情况。”撒加看向正在看文件的纱织,纱织没抬头,只是接上自己父亲的话道:“如果您想知道,我可以问问普萨玛特。毕竟,那也是您的‘女儿’。”
撒加没有回答纱织,只是说:“你要赶回去吗?”
“事实上,我本来打算明天就走。只是怕您伤心。”纱织也终于看完了文件,放在了桌上。
“我是有点伤心。”撒加回答道:“现在你改主意了?”
“是的。”纱织回答道:“之前是我考虑不周,我还应该去看看维多利亚和亚历山大。毕竟维多利亚可是我的女儿。若不是为了安全考虑,我应该随时把她带在身边。明年从蒂亚回来,我就应该担起这个责任。所以,我准备后天走。”
“至少还有个好消息,你没打算为了阿加德米在美洲长久地住下。”撒加自我安慰道。
“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很显然……”纱织用手按住了文件的封面:“阿加德米有了更适合它的主管。六百年前,撒加就告诉过我。我不该做那个最完美的执行者,我该做的是,把适合的人安排在他们能够发挥最大才能的位置,这本身也是一种了不起的才能。想必看了报告之后,父亲也会同意,阿尔忒弥斯才是最适合运营阿加德米的人。”
“看看我的女儿……”撒加对艾奥里亚炫耀道:“历代最贤明的君主,也不过如此了吧。”
艾奥里亚“噗嗤”笑出了声,但是很快在撒加的目光下附和道:“您说的极是。”
作为撒加口中超越历代贤明君主的女儿,纱织在回到蒂亚后当天,没来得及和蝉衣细说太多雅典发生的事,就匆匆去见阿尔忒弥斯,告诉她财团决定将阿加德米交给她来总负责这个消息。
阿尔忒弥斯初闻这个消息虽然有一瞬间的开心,但是很快垂下眸子来。纱织握住她的手道:“怎么了,阿尔忒弥斯,有什么不方便吗?”
“事实上,朝中的保守派给了父亲和大哥很大压力。”阿尔忒弥斯的声音有些低落:“之前我代管阿加德米,即便是有三大财团的支持配合与您委托的名义,也还是招致了舆论的非议。朝中的耆老都认为父亲将我送出去念书已经是离经叛道,现在让我抛头露面的管事,更是礼法不容。您归来之期定下时,父亲被迫答应让我在您会回来后立刻回归宫廷待选。”
“待选?”纱织听懂了前面来自保守派的阻碍,但是她不明白阿尔忒弥斯身为公主,即便要结婚也是下嫁,何来的待选?
“朝中的各方势力,包括父亲和大哥都希望这次国庆,能够趁此难得机会,见到冥王陛下,成为冥后。蒂亚如今的国土本就有赖贝瑟芬妮夫人当初设立保护区的大力发展。我蒂亚如今王朝建国才三百余载,但是蒂亚本身作为冥王家族直属援建的保护区已经六百年了。我若能成为冥后,蒂亚自从在美洲诸国中更是不同。即便我向大哥请求,说我不愿离开美洲,如果实在要嫁人,愿意嫁给朝中亲贵之子。但是这已经不是大哥能够决定的了。”
“如果德里密没有被关起来,或许他还能帮你,是吗?”纱织看着低头垂泪的阿尔忒弥斯。
阿尔忒弥斯抹去泪水:“二哥就算没有被监禁,最多也只能帮我逃出国去。那我不但是叛国,还开罪了冥王家族。我可以待选不中,但是不能在有约的情况下擅自逃离。事实上,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皇室已经向冥王家族通报。本来也是没有机会的,但是因为我是金发蓝眸,是贝瑟芬妮夫人的发色和眸色,所以冥王家族同意我伴驾,但冥王陛下是否能看上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第一次来蒂亚时,你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机会参加冥王选后的舞会。”纱织看她难过的样子道:“为何现在似乎不愿意了?即便你成为冥后,也不妨碍我委托你掌管阿加德米。”
“我无数次用信仰来说服与约束自己,纱织小姐。”阿尔忒弥斯流泪道:“说服自己认命,这是我身为女子的命。可是,无论如何,无论如何我也放不下。自从纱织小姐委托我掌管阿加德米以来,我看到无数种身为女子的可能,就像我在欧洲念书时见到的那样。即便我身披长袍,将我的躯体掩盖,我还是无法控制我内心的渴望。我希望成为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谁的女儿,谁的妹妹,谁的妻子。可是这在我们的宗教中,是悖逆。我如果这么做,那就是对父亲还有大哥的背叛。我若是这么做,我父亲的威严,身为帝王和大祭司的权威将受到重创。我不能背叛我的家人。”
“别担心,阿尔忒弥斯。”纱织温和的安慰她:“冥王家族此来,你若不愿意中选,其实最好。无论哈迪斯他喜不喜欢你,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为了家族也不会在此时选你为冥后的。那代表冥王家族天秤的倾斜。他娶了你,要为维护蒂亚王室付出的代价,他心知肚明。所以,出于政治的考虑,冥王家族没有拒绝蒂亚皇室的示好,但他也绝对不会在此时选你的。这点你尽管放心。冥王家族走了之后,我会托言身体不适,请求皇室继续让你陪伴我,你也暂时可以继续管理阿加德米。蝉衣援建一年之期结束前,我一定会帮你想到办法的。我愿意帮助你做自己,就像帮助所有蒂亚,美洲乃至全世界被压迫的人。或许我没办法帮助全人类,但是我会尽己所能,从此刻,从你开始。”
尽管阿尔忒弥斯不知道纱织所说的能否真的实现,但是在内心她对这个紫发的少女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比起自小宗教中那个虚无缥缈,从来不会拯救她的神明来说,纱织则更像是一个女神。
冥王家族的专机如期到达了蒂亚,哈迪斯看到迎接的队伍中居然站着纱织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这让跟在他身后蒂亚皇室的成员们略有些无措。哈迪斯微微扬起唇角道:“我还真是有点荣幸。女神殿下居然亲自驾临。”
“再怎么说,拉达伯伯是我的长辈,潘多拉是我的好友,普萨玛特夫人是我的姐妹。哈迪斯你把我想的太不近人情了。”纱织轻松的话明显吓到了蒂亚皇室的人们,他们都压低了头,不敢抬起。站在纱织身边的阿尔忒弥斯也紧张的低着头,只能余光看到哈迪斯黑色的裤脚与皮鞋。
哈迪斯倒也没生气,只是侧头道:“姐姐,拉达卿,普萨玛特夫人,看来我也是托你们的福,才能得到女神殿下如此隆重的接待。”
“我不过是陪客,哈迪斯还是应该感谢蒂亚皇室的隆重接待才是啊。”纱织说着,牵起阿尔忒弥斯的手:“阿尔忒弥斯公主殿下是个很棒的主人,我与朱利安都与她成为了好朋友。”
“公主殿下应该接待我的姐姐和普萨玛特夫人。”哈迪斯开口道:“蒂亚的宗教允许一位公主来接待我这样的男性吗?”
现场一片畏惧的沉默,就连阿尔忒弥斯都在哈迪斯冰冷与明显的拒绝中微微有些发抖。倒是纱织浑然不觉的继续道:“阿尔忒弥斯公主殿下可是哈迪斯学院进修过学生,哈迪斯你这么说,是对冥王家族的教育体系没有信心吗?”
“旁听也算是进修?”哈迪斯居然还有耐心站在那里和纱织打嘴仗,这让周围的蒂亚皇室成员都有点腿肚子打抖的害怕。这两位在场哪位不开心了,他们都担不起。他们神仙打架恼了,还不是蒂亚遭殃。
“所以哈迪斯学院一个教室还因为学籍有两套讲法吗?”纱织的话终于让哈迪斯的笑容扩大了些,拍了拍手道:“女神殿下一如往昔。”
“冥王陛下也是。”纱织的话笑意中带些调侃。
哈迪斯终于将目光转向了低着头的阿尔忒弥斯道:“那么,不正视客人,就是公主殿下的待客之道吗?”
爱就是,一向讨厌感情外露懦弱胆小的我可以大声的勇敢的不顾一切的宣布:我爱穆先生,无关任何。我在那个夏天看到了他,然后爱他一生
离线Rapheal

只看该作者 1271 发表于: 10-17
阿尔忒弥斯慌张之下抬起头,猝不及防的正视了眼前的少年。他虽然只有十六岁,面容也还是少年般俊朗,因为家族优秀的基因,面容的轮廓甚至还有些秀美,但是那双黑色的眸子仿佛冰冷的深潭,另人望之便忍不住打一个寒颤。那不是一个十六岁少年该有的目光,深不可测又令人畏惧。阿尔忒弥斯甚至不知道纱织是怎样无视这样的压迫与他谈话的。就在此时,她感到纱织牵着自己的那只手微微握紧,给了她些许力量,也让她回过神来,按照皇室的礼仪向哈迪斯一行人行礼。她这也才注意到,冥王家族一如既往,男性穿穿黑色的西装,女性穿黑色的长裙。哈迪斯身侧右后方是潘多拉,左后方是拉达曼提斯。潘多拉身后是艾亚哥斯和普萨玛特。冥王家族很显然非常重视此次活动,不但哈迪斯姐弟亲自来了,三巨头来了两位,粗看过去,家族委员会也陪同钱来了几位重量级的人物,米诺斯没有出现,但是天英家的大法官路尼却很罕见的也随行在侧。
哈迪斯简单的示意阿尔忒弥斯不比多礼后,没打算再为难,只是准备继续走的时候,纱织却又开口道:“哈迪斯,来而不往非礼也。公主殿下盛情行礼,你不还礼,并非绅士所为。”
哈迪斯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纱织,阿尔忒弥斯刚准备开口表示不用了,却被纱织按住了,示意她不要说好。哈迪斯开口道:“公主殿下也是这么想的吗?”
“她当然不敢这么想。”纱织看了一眼脸色有点苍白的阿尔忒弥斯:“毕竟冥王陛下的权威并非人人都敢于直视的。这只是我的不敬。”
哈迪斯突然笑起来,弯弯的眉眼中,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但也没有生气。他开口道:“虽然我是第一次来蒂亚,但是总有种错觉,蒂亚的女皇是纱织小姐吗?”
“如果我是,就不会有这么盛大的欢迎仪式了,哈迪斯。我在此和你一样。”纱织意味深长道:“都是客人。更何况,蒂亚的将纪念贝瑟芬妮夫人放在国庆之前,如果贝瑟芬妮夫人在世,应当会对蒂亚表示感谢。毕竟,在历史中,她可是位施恩不望报的仁慈的夫人。”
哈迪斯的笑意微微收起,又看向了紧绷着身体站在那里的阿尔忒弥斯。三秒的沉默显得有些漫长,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位总是高高在上的冥王陛下居然微微躬身,对阿尔忒弥斯还礼。随着他的举动,哈迪斯身后的所有人也都进行了还礼,男性深躬,女性则行屈膝礼。
除了纱织外,其他人,特别是蒂亚的皇族都几乎愣住了。冥王家族的家主,不要说这位哈迪斯大人,就算是上溯到战后哈迪斯一世,也未曾听闻冥王陛下向冥后或者长辈之外的人还礼之说。冥王陛下这微微的躬身,真不知是对阿尔忒弥斯公主的,还是对城户纱织的退让。
但无论如何阿尔忒弥斯公主都又再次向哈迪斯行礼。哈迪斯结束还礼后,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这才侧头,用虽然不大,但是周围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对拉达曼提斯道:“既然蒂亚皇室如此盛情,安排阿尔忒弥斯公主殿下招待我们。我们作为客人,也不便太叨扰主人。晚宴的接待主人,就请阿尔忒弥斯公主殿下即可。就不劳烦陛下、皇子和诸位亲贵了。”
“是,少爷。”拉达曼提斯低声的承应。
哈迪斯这才又回过头,展开一个从容的微笑道:“想必城户小姐和蝉衣先生也会赏光参加的吧。毕竟你的伯伯、好友和姐妹来了,你不会如此不近人情吧。还是说,你的父亲连让你吃顿饭都不放心呢?”
“哈迪斯,我可是在海因斯坦堡吃过甜点的。”纱织也笑起来:“你这么说,就算父亲不让,我也定要前往的。不过,我可不是什么从父从夫的女子,我会带蝉衣准时出现的。”
哈迪斯微微点头后,便没再说什么,继续沿着既定的路线向前走。阿尔忒弥斯知道,欢迎仪式后,皇室里定要乱作一团,父亲也定会被亲贵们围着吵成一锅粥。在蒂亚这样的国家,女子没有男性陪伴连独自出门都不可以,现在这位小冥王竟然将比国庆还大的事交由她一个公主来负责。冥王家族如此盛大的典礼向世界转播,蒂亚又如何向信众们交代。但是她无暇分身去管这些事,哈迪斯刚刚在机场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了,她必须跟随冥王家族,招待他们,直到他们离开蒂亚。
但是阿尔忒弥斯脱离了一开始的害怕,真正开始主持晚宴的时候,没有了父亲和哥哥,没有了皇室的亲贵,她仿佛回到了独自在郊区管理阿加德米的时候。反而放松下来,虽然不算出彩,但一切都安排的还算井井有条。冥王家族的团队有一套标准的流程,招呼起来反而比一些有宗教信仰的小皇室更省力些。她甚至慢慢发现,冥王家族的人,除了表情上有些冷漠,但实际上还是好相处的。再加之纱织在场,她似乎与冥王家族所有的人关系都还不错,至少比外界传言雅典财团和冥王家族的关系看起来要好得多。
晚宴歌舞结束的间隙,纱织在聊天中偶然提起:“我看新闻说,贝瑟芬妮青年生物学奖,今年决定在蒂亚开奖了?”
“是的,城户小姐。”回答纱织的,是负责此项活动的艾亚哥斯:“贝瑟芬妮青年生物学奖,依照贝瑟芬妮夫人的愿望,由独立的委员会负责,有专门的基金会。委员会的轮值主席此次正好是阿斯普洛斯先生。之前在和家族沟通的时候,阿斯普洛斯先生认为,既然是贝瑟芬妮夫人成立保护区六百年,青年生物学奖五年一次,今年正好是第一百二十届,不如一起举办,在保护区成立庆典后,直接颁发奖项,以告慰贝瑟芬妮夫人。”
“是个不错的提议。不过我有点不解,贝瑟芬妮夫人为什么坚持参加者糊名参选,所有颁奖邀请事宜都由独立部门保密运作,即便冥王家族的主事者们也不能提前知晓内容。这样工作起来不会不太方便吗?”
“一开始是会有一些。此奖项六百年来都是由我们艾亚哥斯来主要负责。不过好在贝瑟芬妮夫人去世前,已经探索出来了一套比较合理的运作模式。沿用至今,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今年,阿斯普洛斯先生已经代表评委会将得票最高的获奖者编号交给了奖项委员会,路尼也已经做出了公证。奖项已然生效。委员会刚刚汇报,说获奖者已经接受了奖项和邀请,开幕式当天会乘专机抵达,届时也会出现在颁奖典礼的会场。少爷和阿斯普洛斯先生亲自为他颁奖。我们也很期待知道,是哪位青年获得了如此重要的奖项。”
“说起来,大伯和二伯应该是第一百一十六届的获奖者?那已经是二十年前了。”纱织仔细回忆了一会儿。
“是的,至今还没有人打破两位的记录。阿斯普洛斯先生和德弗特洛斯先生是在十九岁时获得的青年生物学奖,这个奖项规定青年标准的下线是十八岁,上限是四十五岁,两位是一百十届奖项以来,唯一在三十岁以下的获奖者。可以说是生物学历史上的天才了。”艾亚哥斯很显然对于双子兄弟的天赋非常折服:“当然,他们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生理学奖获得者。由于保密需要,评委会被要求在开奖前不准透露获奖人的研究内容,不过阿斯普洛斯先生说,他保证这次的获奖者做出的突破,是值得在此重要时刻做出历史性宣布的。”
“那还真令人期待。”纱织托着下巴道:“希望是造福全人类的一个惊喜,才不辜负贝瑟芬妮夫人的期待啊~”
阿斯普洛斯因为一向身体不好,美洲环境恶劣,所以直到庆典前一天晚上,他才到达蒂亚。纱织和蝉衣同冥王家族的人一起到机场接他,到达住地后,阿斯普洛斯还没来得及洗脸,就被纱织拉到一边,神秘兮兮的问道:“大伯!是不是姐姐获奖了?”
“萨沙吗?”阿斯普洛斯想了一下:“至少我出门的时候,她还在插花。虽然糊名了,但是我猜那个票数第二那个关于免疫方面的研究是她投的,那本来就一直是她探究的项目。如果不是有获奖者,我可能就会投她一票吧。”
“诶?二伯呢?”纱织问道。
“德弗信誓旦旦跟我说,免疫系统那个绝对是萨沙做的,但是他也投了获奖者。我也很希望知道获奖者是谁,在此之前我没有注意到生物学界有人做这样的研究,报送单位就是劳伦斯生物系。就在我们学院,我身为院长却不知道有人做这项研究,他还获得了成果。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获奖者是战胜我与德弗的人,应该也是完成了当年贝瑟芬妮夫人设立此奖心愿之人。如果不是因为获奖者不能重复参选的规定和德弗已经进入了评委会,我甚至以为这是德弗对我们过去的一次恶作剧。”
“那还真是令人期待啊!生物学院居然有这样一位深藏不露的老师,大伯你作为院长,这次可是失职了。”
“或许是学生。”阿斯普洛斯皱眉道:“我查阅了学院公章的使用记录,除了萨沙没人申请在报名表上使用过。如果是老师,没有学院的公章,只会被标位个人。既然明确标注了学院,又没有盖公章。只有可能是学生复印了学生证作为参赛单位证明。”
“那大伯不知道,倒是情有可原了。不过战胜您和德弗伯伯的学生,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爱就是,一向讨厌感情外露懦弱胆小的我可以大声的勇敢的不顾一切的宣布:我爱穆先生,无关任何。我在那个夏天看到了他,然后爱他一生
离线贺兰青卿

只看该作者 1272 发表于: 10-22
是贝瑟芬妮吗获奖者,希望这一次她和哈迪斯是能得到全世界祝福的一对啊

楼主留言:

是的!小贝干了一件比加隆哥还帅气的事!快看更新!

如果再回到那年时光,我想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爱上他们!
离线Rapheal

只看该作者 1273 发表于: 10-23
纱织在庆典现场注意到,原本给予获奖者亲友的观众册席空着。那本是为了让获奖者邀请观礼亲友,并且与颁奖嘉宾合照留念的特别位置,可以直通舞台。纱织小声对蝉衣道:“因为这次哈迪斯颁奖,居然都不让获奖人邀请亲友了吗?”
蝉衣看着那个特别空出的位置道:“如果如此,那就不该设立这个位置。既然设立了,应该是说好要来的。可是,眼看庆典环节已经过去了,就要开始颁奖了,却还是没人到,不知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说的也是。我记得上一届就是获奖者父亲太激动,一时血压升高,以至于没能出席。不过这次,总不会还是如此,更何况总不会只有一个嘉宾出席吧。这次早就公布了会由哈迪斯亲自颁奖,这位获奖者的亲友应该很乐意与哈迪斯合影吧。”
“如果是贝瑟芬妮获奖,我想她的亲友可能都不乐意。”蝉衣笑道。
纱织也笑起来:“这倒是,不过昨晚我才和沙加通了电话,他说今天和老师家有个下午茶聚会。贝瑟芬妮就算获奖了,也应该没通知他参加。”
“穆哥哥说,贝瑟芬妮最近心情不太好。”提起这个小妹妹,蝉衣似乎也有些担心。
“潘多拉上次告知我,哈迪斯因为没办法解决家族对他的制约,又不想给贝瑟芬妮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与危险,已经很久不愿意见她了。贝瑟芬妮写了很多信请潘多拉转交,但是哈迪斯都没有回信。所以她很不开心,姐姐说最近她做实验都是自己一个人。”纱织叹了口气:“虽然我理解哈迪斯,这是对贝瑟芬妮来说最好的保护。但是即便是冥王陛下,也不能让自己的春之女神永远活在阳光与幸福之中。想必哈迪斯的心中更加难过。”
两人小声说话间,典礼已经进行到了颁奖环节。纱织和蝉衣停止了交谈,期待的看向舞台。与此同时的希腊,史昂整理着衣领最后一个在客厅坐下,他看了看两位伯父,又看看穆还有阿释密达和沙加,叹了口气道:“要不是我们的小公主最近心情不好,我是真不想参与这个奇怪的什么传统服饰下午茶会。这不是下午茶会,这是颁奖典礼。”
“要看看吗?”穿着传统帕米尔女子服饰出现的让叶晃了晃遥控器:“贝瑟芬妮青年生物学奖的颁奖礼。学校已经收到了冥王家族的贺信,我们生物学院的一位老师或者学生获得了这次的青年生物奖。”虽然嘴上在征求意见,但让叶还是按开了电视:“这是校长的工作,还是看看吧。”
“贝瑟芬妮呢?”史昂四处看看:“她组织的活动,却不见人。”
“她发消息说让我开电视等她,她要看颁奖。”让叶已经坐下了:“而且,她没和阿释密达院长一起来吗?”
“贝瑟芬妮三天前去海边别墅了。”沙加睁开眸子看了一眼电视:“她最近没什么精神,我一直劝她去散散心。走前她订下了这个茶话会,要不是为了让她开心……”沙加也拽了拽自己身上那边传统的印度白袍:“我一直以为要到贝瑟芬妮的婚礼才会穿这样的盛装。”
阿释密达默默回过头看向沙加,沙加也侧头示意道:“叔叔也是。”阿释密达似乎因为不太习惯穿如此华丽的丝绸传统服饰,有点僵硬的点点头。沙加接上道:“所以,我刚刚警告贝瑟芬妮,如果她放我们鸽子,我绝对不会原谅她。不过,是辛格先生根据照顾她的起居的,应该会把时间安排好的。不至于让她又深入什么学术思考,忘记一切。她刚刚发消息给我,保证五分钟后我就能看到她,我已经开始计时了。”
“开始了。”让叶目光转向电视:“今年的开奖嘉宾居然是潘多拉。冥王家族的小姐亲自开奖,看来真的是很重视。”
“看到阿斯他穿着黑西装和哈迪斯并排站在一起,即便不是亚伦,也简直让人感到不适。”史昂按了按太阳穴,对镜头中站在台侧等待颁奖两个人展开评论。
“这次获奖人没有亲友吗?”让叶注意到刚刚镜头一扫而过的空台:“怎么一个人也没来。对普通人来说,这可是和冥王陛下合影的大好机会。”
“那不去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阿释密达冷冷道。
黑色长裙的潘多拉拿起路尼捧来的托盘上的密封信封,展示了蜡封后,揭开了信口。她微笑着拿出里面的那张纸,在一片安静的等待中,看到了获奖人的姓名。然后这位在公共场合从来都没有过失态的冥王家族的大小姐,笑容突然凝固,眼神中透露出不解。但她镇定了一下,还是开口道:“第一百二十届贝瑟芬妮青年生物学奖的获得者,是来自雅典劳伦斯大学生物学院的博士生。评委会一致认为,他的研究突破了六百年来困扰生物学界的‘不朽’……”潘多拉这句话刚说出来,台下一篇惊讶之声。自从六百年前毒品黑市流出的一种被称为“不朽”的毒品之后,相关的衍生毒品与药品流毒甚广。甚至一度对人类基因造成了威胁,尽管在严格的管理下,近三百年来这种化学毒品的危害被控制住了,但是仍然是对人类基因最大的威胁与隐患。六百年来,生物学届无数天才生物学家都在此折戟,不朽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只能被封存,被控制,却永远不死不灭。以此何止可以获得青年生物学奖,获得诺贝尔奖都绰绰有余。
潘多拉在台下安静下来后,继续道:“他为人类文明作出的贡献,将永远被铭记。”这是贝瑟芬妮生物学奖设立以来,最高评价的颁奖词。潘多拉顿了一下,开口道:“请大家欢迎……贝瑟芬妮。”
潘多拉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台下有一阵短暂的安静,随即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而电视机前,刚刚端起茶喝了一口的沙加一口把茶喷了出来,还好穆及时抬手控制住了半空中的茶水,让他不至于弄脏衣服。
阿斯普洛斯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哈迪斯,他确定哈迪斯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
金发的少女穿着嫩绿色的长裙,没有带任何首饰,只有手腕上戴着希绪弗斯赠送的手环。她走到台前,潘多拉让开身子,和她握手后,贝瑟芬妮小声对她说了两句话,潘多拉点点头,把话筒让了出来。
贝瑟芬妮微笑了一下,对着观众道:“抱歉,大家。在领奖之前,我想先邀请一下我的亲友。”言毕,她面向镜头道:“哥哥,现在应该还没有超过五分钟吧,在这个重要的时刻,我非常希望你们能够前来。”
很快,在一阵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之后,观众们看到了突然出现在观众席上的帕米尔一族成员,还有黑着脸的两位印度皇族后人。贝瑟芬妮微笑了一下道:“下午茶服装不错,叔叔、哥哥。”言毕,她向潘多拉行礼致谢,示意颁奖可以继续进行了。
但是哈迪斯却站在那里,对潘多拉请他上前颁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阿斯普洛斯微微侧头,用余光看了一眼这个被人们赞颂为冥王家族英主的少年。他此刻,看似面无表情的站着,目光死死的盯着灯光下的少女,但是阿斯普洛斯发誓,冥王陛下在发抖。这么想着,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少年似乎才缓过神来。阿斯普洛斯低声道:“颁奖。”
哈迪斯有点僵硬的动了动,然后走向站在那里的贝瑟芬妮。奖杯和证书已经被礼仪小姐托上来了,阿斯普洛斯看着哈迪斯伸手去拿证书,拿了两次都没拿起来,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第三次,哈迪斯终于拿起证书,然后交到了贝瑟芬妮的手中。他没有多做停留,在贝瑟芬妮刚接过证书说完谢谢后,他就向后退,目光都没有与贝瑟芬妮有任何交汇。阿斯普洛斯也非常配合的立刻上前拿起奖杯,交给了贝瑟芬妮。贝瑟芬妮向他微笑了一下道:“谢谢院长。”
“我想惊喜应该不止这些。”阿斯普洛斯看到那双湛蓝的眸子泛起更深的笑意,他也笑了起来:“我喜欢这个安排。”
阿斯普洛斯退了一步,潘多拉正要邀请仍然是一脸阴云的亲友们一起上台合影时,贝瑟芬妮上前一步,拿着证书和奖杯走到了话筒前:“非常抱歉,虽然知道应该在合影后发表获奖感言,但是有些话,我想必须在合影前说。正如诸位所见,我的哥哥和叔叔对我今天小小的玩笑很是笑不出来,我得做点什么,让他们原谅我。”
台下的观众发出善意的笑声,潘多拉也笑了起来,示意她继续。
“谢谢潘多拉小姐和各位的理解。”贝瑟芬妮又侧头看了一眼哈迪斯和阿斯普洛斯:“也感谢哈迪斯少爷和院长愿意等我先讲话。”
哈迪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看不出情绪。而阿斯普洛斯则微笑着点头示意。
贝瑟芬妮回头面对观众道:“600年前,那位冥后贝瑟芬妮夫人建立了蒂亚保护区,与此同时设立了贝瑟芬妮青年生物学奖。我从明白自己叫什么之后,就知道这个奖,当我明白什么是生物之后,我就立志要得到这个奖。特别是在院长和副院长获得诺贝尔奖之后,我就希望自己能够打破他们在生物界神话。虽然此时此刻,我做到了。但事实上,我研究这个项目,最终选择在此时来竞争这个奖项,并不是为了院长和副院长。我研究这个项目,既是为了造福人类,解除悬在人类基因之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也是为了弥补我未能拯救一个朋友的遗憾。尽管我们的相识有些不太愉快,但是他对我忠诚,尊敬,呵护,关爱。我希望能够通过这个研究,不再让我面对他的痛苦时仍旧无能为力。现在我做到了。我不再为过去感到遗憾和惋惜。”
阿斯普洛斯的微笑渐渐收住,他看向哈迪斯。哈迪斯的手渐渐的握紧,目光盯着贝瑟芬妮的背影,僵硬的一动不动。贝瑟芬妮继续道:“但这仅仅是我研究的目的,正如我前面所有,我来参加这个奖项的角逐,并不是像童年一样只是为了超越自己的偶像。现在的我懂的,即便我获得了这个奖项,面对院长和副院长仍然还有很大的差距,他们将是永远鞭策我前进的标杆。我此次前来,是为了这座120周年的奖杯。我听闻,这座纯金的奖杯,为了纪念一百二十周年,在上面镶嵌了一百二十颗钻石,并在春之女神的王冠上装点了一块祖母绿宝石。所以,你们看,今天我特意穿了绿色的裙子。”
台下的观众们又善意的笑了起来。
贝瑟芬妮稍微有点吃力的单手举起纯金的奖杯:“它可真是特别重。”在舞台的灯光下,黄金与钻石交相辉映的奖杯熠熠生光:“我想要的,实际上是这个奖杯。”她很显然没办法一直举着这个沉重的黄金奖杯,很快就又双手抱住它:“我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贵重物品,不是家族传承的那些黄金,是我自己的。但我现在是个学生,除了这个奖杯,我没办法通过别的方式获得这样一件贵重的黄金制品。我想用它,在大家的见证下完成一个重要的决定。”
贝瑟芬妮刚说完话,亲友看台上的沙加“刷”的就站起了身,但是贝瑟芬妮没有回头,可她了解自己的哥哥。她仍旧站在那但是谁都知道她在对站起来的沙加说话:“哥哥,这件事是我自己的决定。即便您因为深爱我,希望阻止我,我也不会停止。”
沙加站在那里,没有动,但是也没有坐下。贝瑟芬妮深吸一口气,然后突然转身面前身侧不远的哈迪斯:“我以此奖杯为信物,以投稿时授权给贝瑟芬妮青年生物奖的研究使用权为我全部的身家,向哈迪斯你求婚。”贝瑟芬妮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冥王家族随从的高级成员几乎都呆住了,就连潘多拉都愣住了。阿斯普洛斯看到哈迪斯本来已经僵硬的身躯似乎更僵硬了,他笑了一下,伸手轻轻拍了拍这位小少爷的背:“无论如何,奖杯太重了。就算您不答应,也不该让她一直举着。”
哈迪斯似乎因为这一拍才觉出自己不是在做梦,贝瑟芬妮站在聚光灯下,一只手握着春之女神的奖杯递向他。他在回过神的这一瞬几乎是下意识的迈步到贝瑟芬妮面前,双手握住了她的手,帮她分担了奖杯的重量。
就在此时,全场震惊的凝固下,只有大法官路尼还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他有些着急,不顾礼节的匆匆从贵宾席赶到舞台侧梯准备上台,哈迪斯正面对他上台的那一侧。路尼注意到自家少爷似乎看到了自己,稍微松了口气。毕竟少爷一向以大局为重,自己都跑到这里了,明显是来处理这件事的,如果少爷以家族大局为重……他正想着,就连舞台都还没上去,就听到哈迪斯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通过话筒传向了全场:“我愿意。”
路尼愣在了舞台边缘,他看着哈迪斯完全接过黄金的奖杯,然后在舞台中央拥抱了贝瑟芬妮,又说了一遍:“我愿意。”
言毕,他看向愣在那里的路尼,伸手示意他过来。路尼的职业生涯从来没有这么无措过,他有点懵的走到哈迪斯身边,接过哈迪斯递过来的黄金奖杯,看着哈迪斯将颈间的冥王项链取下为贝瑟芬妮戴上后道:“从此,贝瑟芬妮你就是我的妻子,在路尼大法官的见证下,你与我共享整个冥王家族。”言毕,他伸手拿回金奖杯,另一只手与贝瑟芬妮交握,再次看向路尼。
路尼尽管知道这已经大大的违背了家族的规则,但是这是现场直播,冥王陛下在公开的场合做出了如此珍贵的承诺,送出了冥王项链,并且点名由他来做见证人,他必须为冥王的誓言做出公证。
纱织看着路尼开始按照公证,她觉得自己大脑完全没办法消化眼前的情况。她开始在头脑里梳理这件事,因为哈迪斯没办法证明贝瑟芬妮被特别邀请到冥王的舞会是自愿的,所以他的成年舞会邀请不到贝瑟芬妮。跟家族几经抗争失败又有父亲在上面压着的哈迪斯害怕自己的再过激下去对贝瑟芬妮也没有好处,于是通过不见贝瑟芬妮希望能够不给她惹麻烦。被一直拒见的贝瑟芬妮瞒着所有人,做了一个听起来很不得了的突破性项目,甚至这个项目似乎和600年前的哈迪斯,甚至是LC有什么隐晦关联。她瞒着所有人,包括自己的哥哥,用贝瑟芬妮的春之女神黄金奖杯向哈迪斯求婚了。满足了冥王家族所有的条件,而哈迪斯刚刚答应了他。
纱织看着舞台上路尼公证后再次相拥的两人,小声道:“我没在做梦吧,蝉衣。”
“没有,纱织。”蝉衣的回答从她耳边传来:“我看了一下沙加的脸色,觉得非常真实。”
爱就是,一向讨厌感情外露懦弱胆小的我可以大声的勇敢的不顾一切的宣布:我爱穆先生,无关任何。我在那个夏天看到了他,然后爱他一生
离线wheather

只看该作者 1274 发表于: 10-27
我的天天天天!!!!!!!!!
贝瑟芬妮和哈迪斯居然这么甜!!!!
我的小心脏多久没这么激动过了~~
我爱他们~~~
ps路尼职业史上的最大危机居然是红色炸弹哈哈哈~
离线贺兰青卿

只看该作者 1275 发表于: 11-03
卧槽卧槽卧槽!我要给贝瑟芬妮打电话!!!!!!太帅了吧我的小公主!!!!!沙加应该已经气成河豚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再回到那年时光,我想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爱上他们!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